当前位置:主页 > 高端访谈 >

大学生探访澄泥砚传人王驰:泥的记忆 火的传承

时间:2018-07-08 13:3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中国青年网三门峡9月9日电 (通讯员 戴心怡 王加旭)关于陕州澄泥砚,《唐书》中是这样说到:“德州弘农都贡瓦砚。”澄泥砚作为我国历史上四大名砚之一,与端砚、鑫砚、挑砚齐

  中国青年网三门峡9月9日电(通讯员 戴心怡 王加旭)关于陕州澄泥砚,《唐书》中是这样说到:“德州弘农都贡瓦砚。”澄泥砚作为我国历史上四大名砚之一,与端砚、鑫砚、挑砚齐名,被皇宫列为贡品,并是四大名砚中唯一以泥为原材科制成的,早在1914年就荣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,被誉为陕州地区的脸谱之一。

  8 月27 日,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探路者调研队走进陕州地坑院,在地坑院的第十七号院制砚院进行澄泥砚的相关调研,采访了澄泥砚省级非遗文化传承人王驰老先生,并亲身实践了制砚过程。

王驰先生为队员讲解澄泥砚发展历史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小未摄

  一丝不苟,古老记忆如泥土般传承

  四处弥漫着泥土的清香,两边玻璃箱里的砚台,造型或粗犷,或古朴,精雕细琢,仿佛穿过千年的历史向人们诉说着那些古老的记忆,这就是王驰老先生的工作室。

  “泥只能从村子里挖。”人马寨村位于东南的张村塬上,村里泥土黏性大,适宜延烧,土质如红石,碾碎成粉,掺合为料甚佳。作为人马寨村多家制砚堂号之一的永兴堂第五代传人,王驰老先生自幼就随祖辈学习烧制澄泥砚,精通其配方、雕刻、烧制和窑变等绝技。“一把镢头,一副担子,就将这些祖祖辈辈使用过的泥土从田野转移到筛子里。”

  “挖泥只是最简单的第一步。”王驰老先生慢慢地说到,泥土还需要晒干,碾碎,过细,兑水,抖筛等反复半个小时,确保泥浆不含杂质。把这些成品泥用不吸水的纸覆盖包裹,放在一口大缸里,置于阴凉处至少半年,方能拿出制砚。

  “制泥就在于一个'细'字,老祖宗的方法可能没有那么有效率,但却是最正确的!”王老先生认真地说。

  “从一抔黄土,到一团细泥,千年的沉淀加上漫长反复的摔打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真的无法想象澄泥砚的原材料竟是如此考究。”队员们不禁感慨。

王驰先生为队员讲解澄泥砚制作工艺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小未摄

  亲身实践,探路者亲密接触老工艺

  简单的一张方桌上,陈列着数个不同形状的模具,古朴的澄泥砚就是通过这些工具完成了泥土的蜕变。

  “澄泥砚的工艺流程分为两类,一类是手工捏塑,一类是范模成型,现以范模成型的居多。”说着,王驰先生从箱子里拿出一块泥巴,“地坑院的温度连年都稳定在20摄氏度左右,相比村里的平房,这里显然更适合制砚。”

  一块成品泥,就范模成型来说,想要达到范模所需的要求,还需要一下一下的对泥土摔打使泥土变软。

  “好难摔啊,这些泥都好硬啊。”队员刘玥揉了揉摔疼的手抱怨说。

  “别着急,真正的好泥,质地细腻,犹如婴儿皮肤一般,做出来的砚,贮水不涸,历寒不冰,光泽滋润,发墨而不损毫,才是真正的好砚!”王老先生的话语间,满是对砚台的珍视和热爱。

  模板上压实,一个砚盖就成型了。只见王老先生手法娴熟,擀出的胚如镜面般平整,几把刻刀,一双巧手,给模板下初具身形的砚盖画龙点睛,眼珠、鼻尖上的一番精雕细琢,砚盖就如同被赐予了灵魂般栩栩如生。

  看了王老先生的演示,队员们一个个跃跃欲试,然而真正上手才发现不知所措。一个个失败的作品,要么是擀的泥不够平整,要么是压实的时候力度不够,王先生一一给队员们指导,“慢慢儿来,用力匀一点、大一点……”

  “真的不简单,好佩服王驰爷爷他们能做出这么好的作品!”队员王阔小心翼翼地捧和老先生一起制作的作品做到。

队员亲身体验制作澄泥砚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小未 摄

  浴火重生,泥土在烈火焚身中升华

  在地坑院院落的中心伫立着一个高达两米的烧砚炉模型,据王老先生介绍,这个炉是按1:1的比例模拟出来的,“成型后的砚胚,需要先放置在窑洞内阴干,等到砚坯半干时,再用锋利的刀进行削刻修整,干透后放在阳光下稍微晒一下,趁热放入柴火窑里,焙烧七八天后方能出窑。”澄泥砚制造工艺之复杂更是可见一斑。

  “制作澄泥砚最最讲究的,就当属这焙烧了。”王先生拿着一个已经成品的砚台,缓缓地说:“你们看这砚的颜色,有的绿,有的黑,这都是泥在不同温度的影响下而自然形成的各种不同的颜色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窑变。”

  一方好砚,焙烧时火候的把握至关重要,从点火到熄火七八天的时间,稍稍不慎都会使全窑报废,即使火候控制的恰到好处,成品率也不过百分之七八十,可见这是一个极其艰辛且需要高度专心的过程,更是制砚人与窑火心神合一的体现。

  从前书生作文、商者算账,种种都离不开一方小小砚台,然而随着书写方式的改变,墨水和笔具的普遍应用,砚台与人们的生活渐行渐远,澄泥现也逐渐被视为工艺品。关于这一点,王老先生强调了文化的内涵:“砚的历史源远流长,把这种文化传承下去是我们所有人义不容辞的责任!”王老先生表示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关注澄泥砚,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澄泥砚的文化,将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老手艺继承并发扬下去。

  “澄泥砚的制造,是泥的记忆,是火的传承,作为正值盛年的青年一代,了解非遗文化,保护非遗文化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队长周文博恳切的说。

澄泥砚烧制窑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小未 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