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高端访谈 >

走近核雕传承人赵惠萍:传工匠精神 秉赤诚之心

时间:2018-07-08 13:3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中国青年网西安9月7日电 (通讯员 沈心怡)“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,能以径寸之木,为宫室、器皿、人物,以至鸟兽、木石,罔不因势象形,各具情态。”耳熟能详的描述,好似一段遥

  中国青年网西安9月7日电(通讯员 沈心怡)“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,能以径寸之木,为宫室、器皿、人物,以至鸟兽、木石,罔不因势象形,各具情态。”耳熟能详的描述,好似一段遥不可及的传奇。古有王叔远,今有核雕文化传承人赵惠萍——西安核雕大师赵秉科之女。当教科书上的核舟触手可及,采访中的手工艺人比肩而立,故事缓缓展开,初心渐渐明晰。

  核雕,是中国传统民间微型雕刻工艺,与橄榄核、杏核雕刻齐名,并以其材质、纹路独树一帜。核雕技艺历史悠久,并流传至今,提起西安现存的核雕记忆,不得不提人称“核桃赵”的赵秉科。其女赵惠萍继承了他的事业,并成为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。

  7月21日,浙江大学丹青学园赴陕西西安一带一路社会实践团来到阎良,探寻北派核雕,走近核雕传人赵惠萍。

  赵慧萍核雕作品状元船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昭颖 摄

  核雕世家,初心不变

  赵惠萍完成学业以后,开始接触到父亲的雕刻事业,并展现出极大的热情与兴趣,再加上儿时的耳濡目染和当年经济状况的萧条冷清,立志传承父亲的雕刻事业,以一己之力助力非遗传承。经过数年的学习与积淀,她最终选择专心从事核雕,在她看来,“专心做一件事才能做好”。古语“术业有专攻”,即是如此。

  赵惠萍的作品精巧细致,手艺别具一格,获得了各项手工艺评比大赛的认可和嘉奖。除此之外,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与成熟,当今的手工艺品纷纷扩展销路,推向市场。许多人建议赵惠萍自己开店,销售手工制作的核雕作品。但经营店铺必将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投入,“创作需要全心全意的付出,销售上的工作会分散我的注意力,不能专心致志从事雕刻”,赵惠萍如是说。历经权衡,对艺术的方寸追求淡化了她对于名利的汲汲以求,她宁愿守着这狭小陈旧的工作室,也不愿使纯粹细致的艺术沾染市场和世俗的气息。

 

 赵慧萍和她的作品合影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昭颖 摄

  二十多年来,坚守工作室一方天地,倾注全身心一己之力,继承父亲一丝不苟、精益求精的精神,赵惠萍以精心挑选的桃核为纸,精致的灵感和手中的刻刀为笔,谱写一篇篇耐人寻味的故事。

  知音难觅,各方掣肘

  核雕作为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,有着非遗的共性,同时也有着不同于剪纸、泥塑等其他项目的特性。核雕技艺学习周期长、入门时间久,综合技能广,对艺人的底子有着很大的要求。不仅需要雕刻的力度和技巧,对文学、美术素养也有着一定的要求。赵惠萍曾尝试将核雕艺术推向校园,但”如果面向学校进行推广,学生没有长期积淀的力气和方法,很难做出成品,不像剪纸那样,上手容易,短时间就能取得成果“,直接授课的形式只得作罢。

  谈起自己的子女,虽然对核雕技艺有着部分涉猎,但毕竟是业余的爱好而非唯一的事业。“兴趣还是最主要的”,赵惠萍语重心长地说,“有了兴趣,才能专心致志地投入到创作的过程中,淡泊名利,享受全心投入的专注。核雕的传承还是需要年轻人。”而现实总是不遂人愿,慕名而来,跟随赵氏父女学习核雕技艺的人不少,但真正坚持下来的人不多,知难而退、半途而废的现象屡见不鲜。现代社会浮躁、现实的心态阻碍了一批又一批意图传承非遗文化的年轻人。但对于核雕这项艺术而言,长期不变的坚持,十年如一日的钻研,才能参透不可言说的精髓,造就真才实学的大师。

  另一方面,浮于表面和急功近利也导致核雕背后的含义无人欣赏,屡屡对牛弹琴。雕刻前,它是一枚普通不过的桃核;雕刻后,它是巧手中盛开的花朵,意蕴无穷的诗篇。只有懂行的人才能领悟其中的奥秘,爱不释手,如获至宝。但如何在茫茫人海中实现渴望感受和传播文化的双方的对接,是困扰赵惠萍多年的难题。“艺术永远是无价的。”赵惠萍认为,但价值的显现和流传,最重要的,是要争取社会的认同和知音的共鸣。

  曙光初现,更待光明

  虽在传承道路上困难重重,但政府近年来的重视和关注还是给了赵惠萍希望和憧憬。政府牵线搭桥,为不同类别的非遗传人提供交流的渠道;筹拨资金,为缺乏经验的手偶艺人争取出国交流和国内培训的机会。赵惠萍与其他艺人之间切磋技艺、交流经验、求同存异,为非遗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集思广益,献计献策。同时,响应“一带一路”的号召,丝绸之路、大漠驼铃,也成为赵惠萍作品的创新题材,为古老艺术寻求新的突破。

  然而,政府的经济补助杯水车薪,传承人的生计仍成问题;信息渠道不够畅通,工艺品的价值得不到广泛的认同;核雕记忆根植传统文化,与现代文化结合点较少。“和以前相比,非遗的保护和发展情况正在逐渐好转,但还不够”,赵惠萍直截了当地说。对非遗文化的发扬光大,依旧是长路漫漫,需要赵惠萍等非遗人自身的努力,也需要政府及社会的共同关注。

  赵慧萍和部分实践团成员合影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昭颖 摄

  对于如何传承非遗,赵惠萍道出了她二十多年从艺以来深刻的感悟与心声,“我认为在非遗传承中最重要的是一种精神。技艺是外在,精神才是内核,是经久不衰的。”她非常支持国家近年来提倡的“工匠精神”,在浮躁冗杂的世界中,寻求自己的一方天地,构建静谧的精神世界,是难得而又可贵的。精神如果是虚无的口号,是无济于事的,而在赵惠萍的身上,儒雅谦虚的态度、精益求精的品质、日复一日的坚守,是对工匠精神最为生动具体的诠释。